原创

禹戈番外2:我要追你,天北的桃花(16更-暗黑系暖婚姜九笙时瑾身份-笔趣阁

这个男人知道,夏平安是冲着他来的,这几日,这个男人同样也听到了一些传闻,那日拦截夏平安的那些人,连卫戍军团都栽在了夏平安的手里,这个东港督查使的报复,让所有人都心惊胆战,这个东港督查使,睚眦必报,手段又强有硬,简直就是草原上的魔獾,惹不得。这个男人原本以为夏平安不可能找到他头上,因为他当时是戴着面具的,知道他出手的,只有黄家的人,没想到,夏平安还是找到了他,而且摸清了他在上京城的所有关系,特别是后面这一招,太狠了,这个男人一直到现在都不知道夏平安是怎么知道的。涮着火锅的夏平安笑了笑,双眼依然看着自己手上的毛肚,在数到第七下的时候,他终于把毛肚从火锅里捞了出来,蘸了一下蘸水调料,然后放到嘴里嚼了起来。那美味,让夏平安享受的闭上了眼睛。一片毛肚吃完,夏平安才睁开了眼睛,看着他面前那个满脸怒火,用冰冷的目光看着自己的那个男人。“你知道么,这毛肚涮火锅,煮了太老就不鲜,生的话味道又不好,传说要七上八下最合适,吃起来最鲜嫩,又有嚼头,你要不要来点?”“我说……把……人……放……了!”那个男人一字一句的说道,在那个男人说话的时候,整个办公室里的灯泡忽明忽暗,窗外的光线似乎被隔绝了,一股巨大的压力从那个男人的身上散发出来,泰山压顶一样的压向夏平安,办公室里那些铜制和金属的灯座,器具上,还滋滋滋的闪电着电光,那紧张的气息,似乎是下一秒,整个办公室内的一切,就要化为齑粉一样。“我这……办公室里的东西弄坏了……要赔的!”夏平安依然涮着他的火锅,就像没看到那个男人在发怒一样,顺手又夹了几个鲍鱼丢到火锅里,自顾自的又从锅里捞起了一块藕片,咔嚓咔嚓的吃着,嘴里说的话都有些含混不清。“你当我不敢杀你?”那个男人终于愤怒了,抬起手,居高临下指向夏平安的脑袋,男人的手上,一团黑光在涌动着,像火山口一样,似乎随时会有恐怖的东西从他手上喷薄而出。夏平安笑了笑,抬起眼来看了那个男人一眼,“杀我,你当然敢,不过呢,杀我之后,你也要给我陪葬,裁决军再怂,再无能,也不会让一个督查使在督查署被人杀了而无动于衷,你杀我,那是等于和裁决军宣战啊,你有信心在杀了我之后能躲过裁决军的追杀么?”听到夏平安的话,那个男人眼皮跳了跳,脸色更加阴沉。夏平安继续说着,“当然,除了你要给我陪葬之外,今天我抓的那些让人,全部是你的同谋,一个都跑不了,他们也要给我陪葬,我已经交代了下去,只要我在上京城有任何的意外,只要我出了事,今日我抓的那些让人,一个都别想好过,会有人收拾他们,送他们来陪我,我一个人可以换你们全部,也不亏了,行了,我话说完了,你要动手就赶紧,要不动手的话,不如坐下来,我们好好聊聊……”那个男人脸上的神色变来变去,狠狠盯着夏平安,夏平安自顾自的涮着火锅。在坚持了几秒钟后,那个男人收回手,身体有些僵硬的坐在了夏平安的对面的沙发上,身上的气息依然强硬,“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给你普普法,按照大商国的律法,你那日拦截我,拦截一个押送着罪犯返回督查署的督查使,是不是犯法?劫囚之罪,按律法,是不是最少十年起判刑入狱,如果你伤了人,杀了人罪行还要加重,当时你伤了我,差点要了我的命,叛你个二十年,不算过分吧,我有没有诬陷你?当然,那个时候你戴着面具,如果你不要脸的话,你现在可以否认那个人是你,那我们再另说,你想否认么?”那个男人一语不发,脸色如铁,到了他的这个境界,强者的自尊让他只能沉默以对。否认?开什么玩笑,那是他这种人能干的事情么,当时戴着面具出手已经情非得已,被人抓住还要否认,那才是脸都不要了。而且夏平安能如此笃定的锁定他,说明已经有证据,否认也没用。最关键的是,夏平安说的劫囚之罪,最少判十年,那真没说错,而且当时他还的确伤了夏平安,真要按照律法来判的话,二十年算是起步。

本文页面地址:www.bakaradefence.com/txt/197777/60849880.html

精美评论

Comments

顾及
邂逅真情爱不悔,
们!1

只是,

我耳
今夕何夕,
岛与幕歌
我能放弃选择,

热门推荐:

  第六百五十七章 情侣睡衣-苏软软书名-笔趣阁 第二百四十六章 逃不脱法律的制裁-异常收藏家经典语录句子-笔趣阁 禹戈番外2:我要追你,天北的桃花(16更-暗黑系暖婚姜九笙时瑾身份-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