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4rWw9dv"></blockquote>
<var id="4rWw9dv"></var>
<var id="4rWw9dv"><sup id="4rWw9dv"><option id="4rWw9dv"></option></sup></var>
<xmp id="4rWw9dv"><delect id="4rWw9dv"><sup id="4rWw9dv"></sup></delect></xmp>
<blockquote id="4rWw9dv"></blockquote>
<del id="4rWw9dv"></del>
<blockquote id="4rWw9dv"></blockquote>
<var id="4rWw9dv"><sup id="4rWw9dv"><big id="4rWw9dv"></big></sup></var><blockquote id="4rWw9dv"><del id="4rWw9dv"><noframes id="4rWw9dv">
<big id="4rWw9dv"></big>
<delect id="4rWw9dv"><strike id="4rWw9dv"><div id="4rWw9dv"></div></strike></delect>
<var id="4rWw9dv"><option id="4rWw9dv"></option></var><samp id="4rWw9dv"><legend id="4rWw9dv"></legend></samp><var id="4rWw9dv"></var>
<delect id="4rWw9dv"><strike id="4rWw9dv"><noframes id="4rWw9dv"></noframes></strike></delect>
<samp id="4rWw9dv"></samp>
<table id="4rWw9dv"></table>
<big id="4rWw9dv"></big>
<button id="4rWw9dv"><xmp id="4rWw9dv">
<var id="4rWw9dv"><option id="4rWw9dv"><blockquote id="4rWw9dv"></blockquote></option></var>
<xmp id="4rWw9dv"><sup id="4rWw9dv"><table id="4rWw9dv"></table></sup></xmp>
<sup id="4rWw9dv"></sup>
<label id="4rWw9dv"><noframes id="4rWw9dv"><dfn id="4rWw9dv"></dfn></noframes></label>
<samp id="4rWw9dv"><legend id="4rWw9dv"></legend></samp>
<label id="4rWw9dv"></label>
<delect id="4rWw9dv"><em id="4rWw9dv"><var id="4rWw9dv"></var></em></delect><sup id="4rWw9dv"></sup>
原创

第7章 面试失败-星际破烂女王同人-

第192章拿下“武书记,麻烦您帮忙联系一下柳生先生和松本先生,可以么?”陆青云微微一笑,看着武祥缓缓吐出了一句话,让武祥微微一愣。眉头轻轻的皱起,武祥长吸了一口气,眨巴了一下眼睛,一双眸子中透出一丝寒意:“陆先生是在跟我开玩笑么?”沉默了许久,陆青云冰冷而淡漠的声音在饭桌上面响起:“武书记,您认为我的话很好笑么?”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陆青云用胳膊支撑着饭桌,盯着武祥的眼睛,用一种他第一次发现的口吻道:“我不认为自己是在开玩笑,我想,上官大姐和很多人也不这么认为,你认为呢,武书记?!?br/>武祥死死的咬着自己的牙齿,陆青云的气势对于他来说自然不算什么,一个初入仕途几年的小家伙,在武祥这样的副部级高干眼里,完全就是乳臭未干的小娃娃,真正让武祥感到忌惮的,是站在他身后的那些人。“难道,是西川军区的大佬们看上了这里?”武祥的脑袋里面飞快的思考着,但是他很快就排除了这种嫌疑,那些大佬眼高于顶,是不会看上这种小地方的,既然如此,那就很有可能是几个衙内看上这里了。而上官姐妹,应该是来帮忙的。“呵呵呵呵……”一阵干笑之后,武祥小心翼翼的看了一旁默不作声仿佛跟此事毫无关系的上官姐妹一眼,异常小心的说道:“小陆同志,呃,陆先生,对不起,嗯,我是说,你这件事我只能够帮你传达一下你的意思,至于最后会有什么结果,我也不能保证?!?br/>一声轻笑之后,陆青云轻轻的摇了摇自己的手指,耸动了一下自己的肩膀,一脸微笑的说道:“武书记,您好像弄错了一件事,现在,不是我在求着那个什么柳生家族,而是他们在求我放过他们?!?br/>武祥一滞,愣愣的看着陆青云,却没有说话。“24小时之内,倾城一笑会所必须转到,唔,转到笑倾城的名下好了?!甭角嘣瓶醋盼湎?,缓缓吐出让他几乎吐血的一句话:“笑经理不错,正好留下来继续帮我打理这家会所?!?br/>“你……”武祥怒极,低喝一声就要发作。“武书记,似乎,你没听清我妹妹刚才的话,对么?”摆弄着自己修长的指甲,上官深雪在武祥临近爆发的一句话如同从头落下的一盆凉水,让武祥一下子从暴怒当中清醒了过来。颓然的看了一眼上官姐妹,再望着依旧是一脸微笑的陆青云看了半晌,武祥无奈的低下了头。他很清楚,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屈服!不屈服,那就等待着西川军区的凌厉反击好了,相信军区大院的首长们对于一个副部级的倒台和自家子孙的安危这两件事孰轻孰重会分的很清楚,而自己的儿子和柳生家族的那几个笨蛋也实在是一个太过于明显的靶子。“好,我答应你?!币ба?,武祥点点头。“嗯,那就麻烦武书记了?!甭角嘣坡车男θ?,可是在武祥看来,却好像头上长角的恶魔一样:“顺道说一下,笑倾城小姐以后就是倾城一笑会所的总经理兼董事长了,我希望,任何人都不会再打扰她?!币馕渡畛さ目戳艘谎畚湎?,陆青云加重声音说道:“听清楚,我说的是任何人,否则,我相信即便是我不在雾都,也会有人乐意帮我教训一些某些不长眼睛的家伙的,对么?”最后一句问话,他却是朝着上官深雪说的,把我拉进来趟浑水,不拿点诚意出来怎么行呢?上官深雪微微一笑,清丽的双眸中闪过一道亮色,用淡淡的声音说道:“这里以后会是总参二部的一处秘密分部,谁要是来捣乱,就是破坏国家安全?!?br/>“噗!”陆青云差点没一口茶水喷在对面的武祥脸上,这上官大姐也真敢说啊,还秘密分部,不过有她的这一句话,武祥即便是想要反悔,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是不是能够承受的住上官深雪的怒火了,所谓民不与官斗,而官,一般是不跟军队斗的。深深的看了一眼依旧是满脸面无表情的笑倾城,武祥转过头平静的说道:“上官部长放心,我说出的话就一定会算数。笑经理以后就是这家会所的主人了。不会再有任何人打扰她?!碧匾獾?,武祥在“任何人”和“算数”五个字上面加重了语气,陆青云注意到,在武祥说自己说的话一定会算数的时候,笑倾城的脸色更加的苍白,身子甚至都轻微的抖动了一下,可见武祥平日里积威之盛!缓缓的站起身,武祥转过身,拍了拍笑倾城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笑经理,以后要好好照看这里啊?!?br/>笑倾城身体微微颤抖,涩声道:“是,武书记?!?br/>陆青云呵呵一笑,接过话头道:“武书记放心,有我在,笑经理自然能够处理好这里的事情,我可是很看重她的?!毕肓讼?,陆青云又笑道:“差点忘记了,明天张天豪大哥订婚,武书记一定要赏光,我替他给您下请帖了?!?br/>武祥的嘴角抽动了一下,知道对方这是在警告自己,看了一眼笑倾城这个跟了自己足足六年的女人,武祥咬咬牙,点头微笑道:“那就谢谢你了?!?br/>他很清楚,自己离开这里之后,这间倾城一笑会所的主人就肯定要换成笑倾城了,当然,这也是名义上的,实际上的主人肯定是陆青云,人家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不会追究自己跟柳生家族之间的关系,但是自己必须要促成这件事。而且,笑倾城也不再会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当然,武祥也相信,笑倾城不敢把自己的某些事情说出去,要知道她的一家老小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这一点武祥从来都不担心。陆青云和上官姐妹并没有送武祥出门,这位雾都市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局局长,堂堂的副部级干部就如同他来的时候一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里,至于他的心情如何,陆青云从这位走路上那沉重的脚步就已经猜到了一二。“干的不错?!?br/>目送着武祥离开,上官深雪淡淡的说道,似乎这个女人永远都是这样云淡风轻的样子,仿佛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拨动她的心弦一样。陆青云苦笑了一下,满脸无奈的说道:“我说大姐,您老这是故意坑我呢吧,堂堂副部级的干部,你说威胁就威胁,还让我这个小小的处级干部出面,居然还把若岚他爸抬出来吓唬人,拜托,您就不怕武祥知道我跟若岚她们家早就翻脸了的事情?”上官深雪嫣然一笑,眉毛微微的挑了一下:“可是,你不是已经做了么?”叹了一口气,陆青云的表情很无奈,小心翼翼的说道:“我不做可以么?您老把我拎过来,不就是准备让我做这个恶人的么?我要是不上道一点,你不得修理我??!”噗嗤一声娇笑,一旁的上官若雪哈哈一笑,看着自己的姐姐和陆青云道:“你们两个啊,就别再打什么机锋了,又不是什么外人,小心若岚回来会发飙的噢?!?br/>陆青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上官深雪,陆青云沉声道:“大姐,什么时候动手?”上官深雪瞳孔一缩,再一次深深的看了一眼陆青云,平静如水的说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br/>

本文页面地址:www.bakaradefence.com/txt/197074/60798433.html

精美评论

Comments

忘的
心至善,
亦東風

些许色彩,

任瑶
这夏天也是。
太祖爱新觉罗努尔哈赤
我没有饮过最烈的酒,

其它导航:

  如何引导狗狗上自己 717电影院 蓝色导航最纯粹准确